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五十六章 最后的琥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焦雨甄坐在那一面光亮明净的铜镜前面,看着铜镜里面的自己,不由得有一种宛如隔世的感觉,她当年重生的时候曾经觉得自己的容貌实在不怎么样,而且府里的焦如之和焦又涵都比她漂亮许多,所以她没有机会感觉的那个又干又瘦的自己会成为一个美人,可是随着时间的增长,她的容貌竟然不需要涂脂抹粉就出落得美丽了,甚至此时此刻看起来更像是前生的模样了。

    虽然没有亲眼见过生身母亲柳氏,但是那样子公认的美女,小的时候自己肯定是一点也不像的,卿玉倒是很有眼光,只是卿玉有一些事情是不知道的……

    用即墨家以及轩辕家结合所生的孩子的血是可以融化那药丸,让里面的宝石显露出来,以此放到了凤凰石雕的眼睛之中,但是能得到那个力量的人却只有她一个罢了,因为……她有一双这样的眼睛才足以承受那种力量。那是一种只要与之对视就能控制对方的力量,类似于催眠一般的力量,只是这样的催眠是没有醒来的机会的,更重要的是……她甚至可以催眠自己,又或者说她被那力量催眠了。

    焦雨甄本来对于皇位什么的没有兴趣,但是现在她竟然想要成为女皇,然后在自己的孩子长大以后便把皇位传下去……

    “这到底算是什么?”

    “陛下。”一个小宫女战战兢兢的站在了焦雨甄的身后,低着脑袋唤了一声,“太上皇说让士兵们守着的地方已经有了发现,将士们把那些人都包围了起来,密道的地方狭窄,他们也逃不掉,陛下……”

    “我知道了。”焦雨甄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喃喃的说道,“‘陛下’这称呼怎么听上去还是觉得乖乖的,还有那太上皇……罢了罢了,你就去和景亲王说,皇上在这里等着他。”

    “是,奴婢告退。”小宫女点了点头,连忙退出了房间。

    焦雨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一旁的龙床上看着那粉嘟嘟的小婴儿睡得香甜,她忍不住笑了:“如果你的爹爹愿意好好和我过日子,这皇位给他又如何?我从来不在乎……我前世今生都只是希望可以坐拥天下珍宝,但是后来才发现最珍贵的却是一个人的真心。”

    不过片刻的功夫,即墨翰飞就被人五花大绑的带了过来,隔着厚重的纱帘,焦雨甄就那样远远的坐在龙床上看着即墨翰飞,心里有些奇怪,即墨翰飞的武功那么高,一般来说是不可能会被人五花大绑的,如此看来……即墨翰飞是有一番打算的。

    焦雨甄突然又一种恶作剧的心情,于是便就那样端庄在龙床上,身影远远看过去自然是分辨不出男女的,毕竟即墨翰飞没有她那样厉害的眼睛,她就这样坐着,而且还是即墨和傲原来的寝宫,相信即墨翰飞也不会把她认出来的。

    士兵们都退了下去,即墨翰飞就这样单独站在纱帘之外看着纱帘里面的人,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倒真的没有想过杜承桓会背叛我……即墨和傲,你赢了。你的胜利只是建立在我对我属下的信任上,而不是真正的赢过我。就算今天你抓住了我,但是我的亲兵们也只是让我调配,你没有办法解散他们,至于我的死讯一旦传出,他们就会发起兵变。”

    “你的亲兵就算兵变,取得皇位的人也不是你,还有什么意义?”

    焦雨甄听了,正要开口,却发现即墨和傲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她微微回过头去看看,发现了即墨和傲已经站到了屏风后面,如此看来这寝宫也有密道。

    即墨和傲微微朝焦雨甄点头,然后便继续说话:“而且朕不会杀了你,朕会一直囚禁你。相信朕……地下宫殿里有许多囚室可以供你住一辈子的。”

    即墨翰飞自然没有一丝的畏惧,他微笑着,因为他知道如果单打独斗,即墨和傲不会是他的对手,所以……只要靠近一点,他就可以将即墨和傲杀死了,这一次……他手里有名正言顺的登上皇位的王牌,那便是先皇的密诏!

    “就算我无法得到皇位,我的妻子却可以继承,而且我相信如果是雨甄的话,你可舍不得向她出手。”

    听到了即墨翰飞这句话,即墨和傲不由得一愣,他看了一眼焦雨甄,发现了焦雨甄似乎在忍笑的时候,他也忍不住扯了扯嘴角,他明白焦雨甄的恶作剧心情,他现在虽然对焦雨甄唯命是从,可是却又突然有一种想要破坏他们看似美好的关系,于是他抿了抿唇,如此说道:“可是不见得雨甄会喜欢这个皇位。”

    “这与喜不喜欢无关,她只是我的延续。”即墨翰飞也是明白焦雨甄不会喜欢,但是当他需要这样的结局的时候吗,焦雨甄就不得不这样做了。

    “可是她已经与你和离了,更重要的是你就算是逃亡,身边也带着你的宠妾呢。”即墨和傲的话语里有几分讥讽,虽然没有去了解即墨翰飞和那个柳金柔的关系,但是他本就拥有后宫三千,非常清楚天下间没有一个女人会喜欢自己的丈夫拥有别的女人的。

    即墨翰飞微微一怔,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即墨和傲要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他却觉得如果这是男人之间的对话的话,那么他才不要居于下风!

    “她生死我的人,死是我的鬼,而且让一个女人对我死心塌地也是我的本事。总比你付出那么多,她也不多看你一眼要好吧?”即墨翰飞冷笑,虽然在这个时候讨论这一点似乎不是时候,可是他却是非常喜欢让即墨和傲吃瘪,如果说在重伤残疾以后他到底有什么胜过了即墨和傲的话,大概就是得到了焦雨甄吧。

    即墨和傲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如果是过去,他现在可是很愿意用手里的长剑将即墨翰飞砍成碎片的,但是看到了焦雨甄那沉了下来的脸色以后,他便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马上就努力的加油添醋:“将一个女人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