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静观其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孙权和袁方么……这对组合可是有趣得很啊。,”

    只不过就算再如何有趣,李书实对于这对cp的关注度也不会太高。

    比起国外的事情,现在他真正关心的还是自己治下的情况。

    因为,从去年冬天都现在,他这里可是积攒了不少的问题急需解决啊。

    首先最为重要的,便是去年在战争中不幸战殁的雍州刺史朱儁和雍州将军徐荣两位老将军留下的空缺,虽然在与土偶的战争中并州军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真正战死的高级军官却并不算多,而这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包括皇甫嵩在内的三位老将军。

    这两个职位的竞争依旧激烈,因为很多嗅觉灵敏的家伙似乎已经意识到李书实对关中地区的重视,而且很多喜欢谶纬的人也认为,比起格局狭小的晋阳,关中地区才是真正具有“龙气”的地方,李书实对于关中的开发显然是有着一些特别的意义。

    虽然很讨厌这样的说法,但李书实同样不得不承认,这些人说得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道理。

    嗯,只有一点点。

    那就是关中的发展空间的确要比晋阳周边地区要宽阔的多,事实上随着并州军的发展,以及并州地区多年的安定,李书实和他的幕僚们已经可以明显感觉到晋阳周边的空间已经无法满足越来越膨胀的人口规模,就算是乡野里的土财主也知道要在晋阳购置一些产业,而这么做的原因并不在于他们想要牟利,仅仅只是作为家族在晋阳的据点,因为你不知道家族什么时候就能出一个人才,在并州的官学里搞出什么名堂。

    如果家族真的出现那样优秀的人才而家族却无法提供足够多的支持,这对于家族而言自然是绝对无法饶恕的错误。哪怕并州官学的学生都是住校生,可依然无法制止这种风气的蔓延。

    也因为这样的风声,不论是提前到关中抢占地盘,还是对于那些重要官职的觊觎,总而言之,就如同之前的那一轮暗斗一样。这一次的雍州刺史之位同样引人注目。

    更别说还多了一个雍州将军,这个职位同样已经不再是当初李书实刚设立时那样无人知晓其职权而无法判断价值,更别说光是品级恐怕就已经能让很多功利心较强的人眼热不已。

    这还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经过与许昌方面的商议(与其说是商议,还不如说是单方面的通知),李书实对治下土地进行了又一次的整合,之前不少的想法也在战后与身边人商议之后决定予以实施。

    比如拆分原本的凉州,将分离出来的张掖和敦煌两郡,加上以玉门关外的伊吾地区为新的伊吾郡,构成了新的一个州级行政单位。被命名为瓜州。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北方草原的威胁已经被李书实降低到了相当的程度,原本的张掖属国和张掖居延属国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所以李书实全都予以裁撤,而这样的举动对于李书实治下其他地区同样适用,李书实已经下定决心将那些平日里游离于中央的胡人纳入到统治之下,接受汉家军队保护的同时为汉人提供相应的赋税。

    这么做并非打算压榨对方,而是因为随着草原贸易的兴起以及商路的拓展。这些属国拥有极大自治权的草原部落拥有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丰富的资源获取渠道,如果不加以限制。李书实可不认为那些人会乖乖待在原地,更不会忘记当初西征时所遇到的种种。

    当然,李书实并不会强行扭转那些草原胡人的生活习惯,让那些习惯在马背上生活的人拿起农具,别不别扭先不说,他们真的有技术管理好那些农作物么?

    所以李书实决定引入部分民族自治制度。以张掖居延属国为核心所新设立的西海郡虽然看起来与其他的郡县没有什么区别,但事实上西海郡的全名是西海民族自治郡,除了军政一把手是汉人,或者汉化的胡人,其余职位还是会优先考虑那些胡人。与当地最大的几个胡人部落对其本民族习惯进行商讨后予以承认,在与大汉的律令与这些习惯冲突的地方将会以民族习惯为优先选择,剩余的诸如赋税驻兵之类的权力则被由国家控制。

    如此一来,那些原本属于部落的武装将会有半数遭到裁撤,投入到畜牧业的新工作之中,为中原尚还比较原始的工商业提供原材料,又或者加入到往来的商旅之中。

    如果实在是不愿意放弃刀枪,又无法留在驻军当中,前往西方做一名开拓骑士也不错。

    当然,西边的情况有些过于复杂,对于一些初出茅庐的小伙子而言那里既是发财的天堂,却也同样是走向死亡的坟墓,所以如何抉择全看自己。

    就这样,伊吾郡敦煌郡酒泉郡和西海郡便成为新设立的瓜州的组成部分。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条丝路将会产生的巨大效益,所以除了某些内部人士,这里的争夺并不激烈——这当然是和雍州相比,事实上两千石的职位又怎么可能不让人动心呢。

    瓜州刺史和瓜州将军都是对西域事物了解颇深的人,韩浩曾经在西域都护府下挂职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而作为敦煌太守的华雄升任瓜州将军更是水到渠成,无缝连接。

    至于华雄空缺出来的敦煌太守的职位,李书实也顺势将敦煌县县长颜泽给升了上去,这位当年支援一穷二白……这么说似乎有些过分了点,还是换成一文不名比较合适,不管怎么形容,总而言之当时的李书实可是被各个世家豪强抵制个够呛,作为那个时候愿意来到西河打拼的众人中的一员,颜泽可以说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或许他的能力并不算出众,但胜在踏实肯干,已经在基层历练多年。与华雄的配合也不错,能够很好的理解李书实对于西域商旅的政策,所以让他出任敦煌这个西域重要枢纽地区的太守,李书实还是相当放心的。

    之前曾经说过,李书实将伊吾这个地理位置颇为独特的地方从西域都护府手中扣下来的最重要原因便在于他打算插手西域事物,虽然从情报上看。班复和张泰在西域做得非常不错,虽然并未像李书实之前所想的那样剿灭西域诸国,他们的想法显然还是更加贴近于自己的老祖宗班超,不过就算如此,有着李书实留给他们的基础,也足够他们纵横捭阖一番。

    事实上就算他们依然还是更倾向于自己老祖宗的那一套,但是在今时今日,他们为了适应局势的发展变化,已经做出了不少的改变。毕竟经过了一二百年的时间,西域已经从原本的大小国家五六十,发展到现在经过各种吞并后只剩下不到二十国的水平,这其中还包括并州军和鲜卑人这些域外国家的贡献。

    对于那些实力已经得到极大增强的国家,再想靠着几百人,甚至是一两千人便撬动西域诸国,可以说是非常的困难,所以班复和张泰一边经营着李书实留下的。从中部龟兹国故地,到东部车师后部故地。一边与乌孙保持良好关系,将横在丝路上可能的麻烦焉耆且弥等国压制。

    如果不是他们的政治倾向可能会在未来与并州军发生冲突,李书实真想对他们的功绩高声喝彩,可是现在却只能在心里暗自佩服,而且还要试探着,以伊吾为跳板。对西域伸手。

    希望看在昔年共事的份上,韩浩和班复不要发生冲突,否则极有可能会引发西域一场乱战。

    那位曾与李书实有过春风几度的乌孙女王现在可是拼了老命想要给自己的儿子留下一片更大的疆域和更多的财富,然后等到儿子可以登基之后就带着嫁妆和提前送达的妹妹……

    咳咳,你懂的。

    所以说伊吾郡的太守人员也是非常重要。既不能能力太差被牵着鼻子走,无法震慑那些并不太安份的小国家和小部落,毕竟就算鲜卑被肢解,西域东部大体稳定,依然还是有一些小的游牧部落游荡在这附近,他们大多都是来自西方,越过北方的冰原来到这里,这些人当中未必就没有另一个位面的历史上曾经一度接近统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