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02.第202章 乱云渡 堵截与围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23时40分,某组汇报:租住地,无人。

    0时20分,哈曼商务安全公司确认,无人。

    凌晨1时,五环外仓库确认,未找到嫌疑人。

    凌晨2时,钢模板租赁地确认,未找到嫌疑人,未发现可疑物品……

    秦魁胜副局是连夜赶到九处某滞留地的,和京城里很多有些年代的建筑一样,高墙大院,院外挂一个不相干的牌子,而院子里别有洞天了,戒备森严,器具完备,每一个窗口都加固着双层、拇指粗的钢筋网,大部分闲置时候,都用来双规有一定地位的领导干部,这儿唯一的好处就是,没有人知道这是哪儿。

    包小三就不知道,给喂了三回醒酒药,拖着洗了两回冷水脸,他还迷瞪着,几处没有找到仇笛和耿宝磊的下落时,力度又用到他身上了,反正这大半夜的,像仇笛那号居无定所的北漂还真没地方找,不过有名有姓的,倒也不怕他跑得了。

    “醒醒……知道自己叫什么?”

    “我知道啊。”

    “叫什么?”

    “我都说了我知道了。”

    “嘴犟,不知道这是哪儿!?”

    “啊,真不知道,这是哪儿?”

    “国安九处……姓名。”

    “你知道我叫啥么?是不是抓错啦?”

    包小三完全就是个头脑不清,辨事不明的愣头青样子,还拍着桌子和问询的人叫嚷,问讯的那遇到这种事,刚要悖然大怒一回,旁边的示意他,领导来了,别过分,再说还没定性。

    但包小三确实也不能以常理度之,这回是酒醒了,正常问,问不出来啊,他开始胡说了,捉奸捉双的、捉贼拿赃的,你看见我那只手偷了?再说我可只有一只手了?别以为我法盲啊,你们这没证没据,是乱抓人……啊?什么,吃饭时候录音,我…操,酒后说话你都信?我还说我是奥巴马弟弟,你信不?

    “这是个什么人啊?”秦副局失望了,就一刁民,活脱脱的刁民,而且面目可憎,给他的印象实在太差,理论上,这种人都没有成为间谍的可能。

    张龙城介绍了几句包小三的事迹,那条胳膊是被曾经轰动一时的都朝军涉黑案打断的,这倒引起秦副局的兴趣了,张龙城给领导说着稍等,这光景,得亲自表现一回了。

    出了观察间,进了问讯室,一进门,包小三一瞅他,一个酒嗝喷出来,熏得坐他对面的问询直捂鼻子,有位给张龙城让了个位置,张龙城坐下,包小三没好气地道着:“张哥,我把你当哥,你把我当贼啊……再说我们兄弟拼死拼活给你们办事啊,这说起来,也是给人民做过贡献,就这么待我?”

    “功是功,过是过……你可想好了包小三,这地方可见不了天日,不交待清楚,谁也带不走你,一天两餐,定量四两米饭,活动空间十平方米,你想胡闹,我只能把你关进去了。”张龙城直接道,这倒不是威胁,而是这里正常的待遇,他停了停,包小三没反应,他一挥手:“带走吧,别问了。”

    “哎,等等……我不胡闹,谁说我胡闹了。”包小三软了。

    “那我问你,当时怎么偷的?”张龙城问。

    “这个……”包小三晃着断臂难为地道着:“模拟不来啊,这胳膊断了……哎我说,多少钱我赔你不就行了?”

    “那多少钱?几卷?”张龙城问。

    “五六卷吧……不对不对,七卷还是八卷,不对,六卷。”包小三交待道。

    “钱怎么花的?”张龙城问,故意在钱上扯,而钱,恰恰是不重要的地方。

    包小三说了,被仇笛看见了,尼马非要见面分一半,结果他拿走一半,耿宝磊又抢走一卷,而且他很懊丧,尼马知道一百美元能换好几百人民币,就不给他们了。

    这个夯货,不知道历害,还真只能这么问,张龙城抬手示意着,一位问询把一堆数码标识给包小三亮着,都是品牌标识,这下子包小三傻眼了,张龙城也难住了,让这文盲认英文字母,那还不如崩了利索,他干脆直问着:“表有多大?”

    “这么大……”

    “表针什么样子?”

    “头大根细的,跟个****样,难看死了。”

    “调表按纽是个什么样子?”

    “就那样呗……没啥奇怪样子。”

    “什么颜色?”

    “银的……”

    这么仔细拼接,用时二十分钟,最终终于找了一个相似的,包小三指着电脑屏幕道着:“就这样子。”

    “确定?”张龙城问。

    “确定……哎我说张哥,看在我们都给人民做过贡献的份上,给个机会呗……我打电话让仇笛还给你不就行了。”包小三道。

    “你都卖给他一年多了,他给你还回来?要不,你打电话试试?”张龙城问,把收缴的手机给了包小三,包小三一拔,不在服务区,他傻眼了,张龙城却是戏谑地问着:“你五千卖给他?知道这表值多少钱?”

    “值多少?”包小三问。张龙城比划了个手势,包小三问着:“六千?……不对,那六万,老子亏惨了。”

    “蠢啊,这是百答菲丽的限量版,值人民币六十万。他能给你还回来吗?”张龙城问。

    “哎哟喂,这尼马坑死我了,卖了五千我还以讨便宜了……”包小三一仰头,直拍额头,欲哭无泪道。

    “想想,他躲哪儿了?迟早得了了事,能躲着不出来啊?”张龙城催着。

    包小三连说几个地名,都是已知去过的,再想就不好想了,自从有了生意,两人鬼混一起的时间却是不多了,还真一时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哎,也有个地方你肯定没去过,是不是跟费明喝去了?他俩经常一块鬼混啊。

    肯定不是,张龙城气愤地摔门而去,再回观察室时,秦副局已经观察良久了,他像是为难的蹙着眉道着:“都卖出去一年多了,能找回来么?”

    “仇笛应该比他精明,肯定是认识这块表……但他应该仅限于知道价格。”张龙城道。

    “那究竟是不是这块表呢?”秦副局有点疑惑问。

    “十有八九应该是了,对了秦局……凌晨一点,七处回来消息说,监视的庄婉宁的跟丢了。”张龙城汇报道。

    这是个外围人员,疑似有联系,但诡异的行踪,越来越显得有问题了,秦副局闭目思忖片刻道着:“长安来的两个,还盯着吗?”

    “盯着呢,就住在火车站附近。”张龙城道。

    “抓!”秦副局突然下令道。

    “啊?”张龙城吓了一跳。

    “赶紧抓……我怎么觉得不对劲,仇笛怎么可能莫名其妙消失?”秦副局蹙着眉,却一时想不出来,这该怎么解释,仇笛和庄婉宁,齐齐消失。

    命令随即下达,抓捕组十分钟即赶到了现场,和监视的汇合,齐齐扑向胡同里的旅馆,前后上下严严实实的堵着,不过意外的,早已人去楼空了,是锯断了防护网,从后窗走的,两位长安来人根本没有休息,连房间里的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

    ……………………………………

    ……………………………………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一位男子,有点心虚地看着窗外陌生的地方,京城四环嘛,还有这种黑咕隆冬的地方。

    “哪儿都是拆迁……哟,就在附近。”

    另一位持着仪器,由弱到亮的灯光指示着方向。

    地址是大西门外,很背的地方,车走近了才见得是处垃圾倾倒地,垃圾场不远,有一片旧式的居民区,持仪器的不得不赞叹,这尼马藏的地方好,还真不好找,绕了大半个京城,才找到信号源。

    车泊到路牙上,熄了灯,驾驶员拔着电话,很快汇报完毕,他放开了安全带道着:“等着……一会儿就到。”

    “大哥,这里可是京城啊,敢胡来不?”另一位心虚道。

    “办完事就走,谁能把你怎么着?再说轮不着咱们动手。”驾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